您当前的位置:品牌观察网资讯正文

卡夫卡的所有遗稿,在以色列国家图书馆向全世界公开展览

2019-08-10 15:15:39 来源:新京报 作者:责任编辑。陈微竹0371

据《卫报》8月7日报道,以色列国家图书馆最近展出了一批从未出版过的卡夫卡遗稿,这标志着一场旷日持久的法律纠纷的结束。自从1968年卡夫卡的遗稿保管人马克思·布罗德(Max Brod)逝世后,有关卡夫卡遗稿的归属问题就在德国和以色列之间引起纠纷。在两周之前,卡夫卡的所有遗稿都已抵达以色列国家图书馆,由以色列国家图书馆收藏,并向全世界的公众开放。

档案保管员斯特凡·利特(Stefan Litt)向大家展示卡夫卡笔记本里的画作,图片来自于Sebastian Scheiner/AP

1924年,卡夫卡死于肺结核。他在生前嘱咐他的好友马克思·布罗德,在他死后销毁他所有的信件和著作。但马克思·布罗德并没有遵照他的遗嘱行事。布罗德很早就发现了卡夫卡的惊人文学天赋,他也了解卡夫卡以及他作品的闪光之处。因此,布罗德将卡夫卡遗稿以及信件都原封不动地保存好,并用其余生对卡夫卡的作品进行编辑和出版。布罗德在卡夫卡成为20世纪重要的文学人物上发挥了极其关键的作用。

1939年,由于纳粹德国占领布拉格,布罗德作为犹太复国主义者,带着卡夫卡遗稿逃到了特拉维夫。布罗德在1968年去世前,将卡夫卡遗稿都交给了自己的秘书埃斯特·霍夫,却没留下任何明确处置的指示。

在以色列图书馆得知该消息之后,提出可以将遗稿交由图书馆下属的档案馆保存,但这个提议被埃斯特·霍夫拒绝了。霍夫在伦敦苏富比拍卖行卖掉了卡夫卡的部分遗稿。德国马尔巴赫的文学档案馆花了100万英镑买下了《审判》的手稿。

2007年,霍夫去世之前将遗稿赠送给了自己的两个女儿。以色列开始对其两个女儿发起诉讼。霍夫本已与德国马尔巴赫的文学档案馆达成协议,要将卡夫卡遗稿打包卖给后者。但是,以色列坚持认为卡夫卡遗稿是属于犹太人的文化遗产。2016年,以色列在最高法院的判决中获得胜利。

在今年四月份,瑞士苏黎世的一家法院也维持了以色列的判决,裁定储存卡夫卡遗稿的保险箱可以被打开,并把里面的东西运往以色列国家图书馆。卡夫卡遗稿案终于尘埃落定。

弗兰茨·卡夫卡

以色列国家图书馆的馆长David Blumberg在本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自2008年3月以来,以色列国家图书馆一直在努力争取收藏卡夫卡的遗稿。在5月21日,德国当局还向以色列国家图书馆移交了布罗德的约5000份文件,包括布罗德的剧本、日记、信件和手稿等个人文稿以及一张卡夫卡在1910年给布罗德的明信片。以色列方面称,这些文件在十年前曾经被盗,然后被转卖给了德国马尔巴赫的文学档案馆和其他的私人收藏家。

而卡夫卡的其他遗稿,一直放在特拉维夫的一间破旧的公寓里的废弃冰箱中,还有一些存放在特拉维夫的银行的保险柜里。卡夫卡遗稿中的一部分还被存放在瑞士联合银行的苏黎世总部里。在瑞士的一家法院的判决之后,这些遗稿也将被运送到以色列国家图书馆。

档案保管员斯特凡·利特(Stefan Litt)称,“这次放在瑞士的60个文件夹里的遗稿包括着重要的原始材料。”他非常感谢瑞士联合银行的合作。

斯特凡·利特还说,除了卡夫卡和他的两位朋友的通信、日记和笔记本,其实卡夫卡的大部分手稿已经被布罗德出版了。而这些未经发表的原始材料,能增进我们对卡夫卡个性的了解,并能提供理解他的文学作品的新角度。

本文来源:新京报 作者:徐悦东 责任编辑:马思嫄_NY9160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