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品牌观察网资讯正文

真爱无敌分集剧情详细介绍第15集

发布日期:2018-11-14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金巧巧

  下周就是自己的结婚纪念日了,陈俊达准备跟这次庆功宴一起办个宴会。会后家伟想要请真真去吃个饭,庆祝真真获得的成功。

  家凤跟思齐过来了,思齐又在家伟在面前说真真的坏话。家伟实在听不下去了,吼了思齐也句。现在思齐更加的恨真真了一个人开车到外面去,何天昭过来了;他知道家伟喜欢的是真真,现在思齐感觉在那个家中,有种被抛弃的感觉。何天昭想要帮她除掉真真。

  黑皮拿了家凤的钱,整天劝义诚不要再干撞车骗钱的事情。家伟跟真真一起出来吃饭,两人谈到了感情的事情。义诚跟他的搭档在外面瞎逛看到了,真真跟家伟在一起吃饭,便连忙躲了起来,生怕被真真给看见了。

  黑皮看见义诚刚才的反应就知道那个女的就是义诚一直念着的真真,黑皮看不下去,想要带义诚也进去跟她面对面的吃饭。可是他们口袋里的钱加起来也不够去里面坐一会的,黑皮劝义诚尽量放开点。

  思齐气冲冲的回来了,跟母亲说父亲偏心。母亲劝思齐不要再为这件事情而烦恼,劝她向真真学习。可是思齐不愿意放下自己大小姐的架子。

  真真满腹心事似的,居然喝醉了。芳芳还在想着思齐说过的话, 或许这个家庭现在就真的如思齐所说的那样。俊达回来了,看着芳芳如此心事的样子,跟他商量着现在思齐的处境,只因思齐小时候一直被宠着,现在突然有一个人来分享他的温暖。家伟带着微醉的真真回来了,看着真真喝成这样,俊达有些生气。芳芳更是拿这来说事,说真真现在变了。

  黑皮带着义诚来到他口中一直说的那个远房表亲那里应聘,简经理一听他们是家凤介绍过来的,对他们刮目相看。简经理给他们安排好后,便去忙自己的了。

  听简经理把他们安排好了,家凤这也放心了;昨天真真之所喝醉个大醉是因为她好像看到了义诚,家伟把这次宴会的名单拿给了家凤,看着上面的名单家凤觉得这次的宴会并没有那么简直,家伟告诉家凤俊达可能会在宴会上宣布让真真作公司继承人的事情,正好被思齐给听到了。

  之后思齐找到母亲芳芳跟她说了继承人的事情,想让母亲来阻止这件事情。真真就昨天喝醉的事情向父亲道歉,父亲送给真真一条项链。芳芳过来跟俊达说继承人的事情,想让俊达改变主意。

  黑皮跟义诚穿上正装之后便开始了自己正式的工作——售楼,经过不懈的努力,两人终于有了一点小成功。

  思齐回来看到张阿姨正在给母亲改宴会的礼服,便抢过来自己来做。(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都来到了陈俊达所住的酒店,可是真真心里却打起了退堂鼓,在义诚的劝说下真真终于鼓足勇气去找陈俊达,可是这个时候,家伟却带陈俊达出去了。陈俊达只见到了真真的一个侧面。陈俊达在出去的路上,头剧烈的疼痛起来,家伟立刻带他去了医院,同时打电话给了家凤。

  义诚拉着真真直奔陈俊达的房间,上楼的时候正遇到了往医院赶的家凤,两人发生了肢体误会。义诚从楼上摔了下来,真真带他来到医院。

  义诚来的医院正好跟陈俊达在同一个医院里,在走廊上真真因为偶然的机会,遇到了家伟;真真告诉家伟报纸上的那张照片里的女人跟自己的母亲非常的相像,站在一旁的家凤以为真真他们又是为认亲想来骗钱的。陈俊达头好了点,从病房里出来,家伟把刚才的事情跟叔叔陈俊达说了一篇,陈俊达只是觉得那个女孩的样子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家凤告诉叔叔,真真他们住王家寨。

  认亲无果后义诚只好带真真回去了,义诚还想着让真真回家之后找几张母亲年轻时候的照片,再次去找陈俊达。第二天陈俊达把所有的行程都推掉了,专程去王家寨去看看。

  真真趁母亲熟睡的时候在柜子里看到了跟报纸上一模一样的照片,一不留神盒子掉在了地上,把母亲给吵醒了。母亲醒后大声嚷嚷着,真真不该看翻看柜子里照片。

  家凤打电话把昨晚真真的事情告诉了芳芳,此时陈俊达正坐车往王家寨赶的,陈俊达一听到王家寨这个地名,脑海中就有种很特别的感觉。芳芳一听俊达要去找的那个女人就叫王文绣,感觉天好像就塌了下来,连忙让家凤拉着俊达不要去找,可是俊达已经正在路上了。芳芳日防夜防的事情,总是要发生了。思齐劝母亲赶快去阻止父亲,可是芳芳只是坐在那里哭泣,最后思齐决定去阻止爸爸。

  真真把在母亲房间里看到的照片跟义诚说了,义诚猜测陈俊达可能就是她的父亲,为了证明这件事情,义诚决定去偷那张照片,当义诚来到文绣的房间的时候照片却找不到了。

  陈俊达来到王家寨看到这里的一切仿佛想起了什么。现在照片不见了,义诚感到非常的着急,因为这是改变真真命运的唯一算途径。可是真真并不在乎这些,只希望母亲能够好好的过日子。

  文绣一个人拿着照片来到河边,对于文绣来到自己的人生除了只剩下回忆,还有些什么呢。文绣将那张照片撕个粉碎扔到了河里。

  陈俊达最后还是找到了文绣的家中,陈俊达感觉自己好像来过这里,可是又想不起来什么。真真来到河边劝母亲将过去的一切都忘在脑后,重新开始新生活。

  真真在这里看到了家伟后就不停的跑,家伟在后面追他,不小心掉到了一个坑里。真真拉家伟上来,自己也掉了下去。两人就这样坑里聊着天,真真把母亲照片的事情告诉了家伟。

  陈俊这仿佛想起了什么,再次肯定自己来过这里。(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陈俊这仿佛想起了什么,再次肯定自己来过这里。往事一幕幕在陈俊达的脑海中浮现。这个时候文绣也正好回来了,看到自己日夜思念的男人就站在自己面前,那一刻文绣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文绣跑到屋子里把自己关在里面,任陈俊达在外面怎么叫喊。

  真真继续跟家伟在坑里聊着自己对人生命运的看法;陈俊 达那边在他的苦苦哀求下,文绣终于愿意开门见他了。文绣把当年他们如何相识、相知到相恋的过程跟陈俊达说了一下,就是因为自己太相信了陈俊达才会有今天的这样的结果。陈俊达这才想起当年的事情,这一切都是因为父亲极力阻止造成的结果。也正 是跟父亲争执的时候自己一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把他跟文绣在一起的所有事情全部给忘了。

  待陈俊达从医院里出来之后,父亲告诉他芳芳就是他的未婚妻。当陈俊达把这些事情告诉了文绣之后,可是文绣还是不愿意原谅他。陈俊达怎么也不知道文绣这些年所受的罪,他更不明白当文绣喝醉的时候,脑海中想的还是他。这一晃这二十年过去了,陈俊达现在来跟文绣道歉,可是已经太晚了。

  刚才还是晴空万里,说下雨就下起了大雨。家伟脱掉自己的西服,跟真真两人一同躲在下面躲雨。

  有陈俊达这一句“对不起”,文绣就觉得够了。陈俊达又提到了他们的女儿,这个时候文绣想起了当年在医院里把自己的女儿跟他和芳芳的女儿调换的事情。

  文绣连忙问起现在他跟芳芳的女儿,其实也就是自己的亲生女儿。陈俊达想让文绣跟自己一起回去,可是文绣觉得就这样回去算什么呢。文绣觉得很矛盾自己到底该不该把调换女儿的真相告诉俊达,可是一旦说出去了,思齐将忍受怎样的痛苦呢。文绣最后还是没有告诉陈俊达真相。

  义诚正苦恼着明明是对真真好,却总是惹真真生气,想着去跟她道歉,不知鼓足了多大的勇气。

  雨终于停了,在坑里呆着也不是办法,最后真真站在家伟的肩膀上终于爬了上去。真真带家伟回去的时候,陈俊达还在那里。终于见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真真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怎么也不相信陈俊达就是自己的爸爸。真真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看着陈俊达离开了,也没有出去送他们。

  思齐跟芳芳也来到了大陆。陈俊达走的时候让家伟留在这里照顾文绣和真真母女俩。真真看着心事重重,义诚过来开导她。见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可是真真莫名的想要发火,义诚也没有想到陈俊达就是她的父亲。

  现在有家伟在这里照顾他们了,义诚只好无趣的回去了。俊达回到酒店,家凤就告诉叔叔他的妻子和女儿也来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俊达回到酒店,家凤就叔叔他的妻子和女儿也来了。晚上的时候文绣做了几道菜,还有义诚大家在一起吃饭。临睡的时候,义诚让家伟到自己家里睡沙发。义诚跟家伟说起了真真的事情,同时家伟也希望义诚能够跟他们一起到城里去,工作的事情已经替他们想好了,可是义诚并不在乎这些。

  俊达刚一回到房间,思齐就不停的问文绣的事情,俊达感到很烦。真真抱着被子想跟母亲睡在一起,今天母亲感到格外的高兴,还希望将来能够找一个爱她的人。

  俊达很不明白文绣的事情,芳芳一直知道,为什么她还要骗自己。思齐站在门外悄悄的偷听他们的谈话;当年芳芳跟俊达是两方父母认定的婚事,一开始芳芳也想要放弃,可是见到俊达的那一刻后,芳芳就认定俊达就是陪自己走完人生的另一半,便 想着把谎言继续骗下去。可是芳芳没有想到了结婚之后,俊达满脑子里就是文绣的影子,这个时候芳芳才发现当初的决定是错误的。可是芳芳从来没后悔自己嫁给俊达,哪怕这幸福是偷来的。

  可是俊达觉得都是因为这,才毁掉他的幸福。当俊达提到他跟文绣所生的女儿时,站在门外偷听他们谈话的思齐,简直惊呆了。俊达想要给文绣,芳芳所有的一切,还要给他陈太太的身份;听到这思章冲了进去,跟父亲争吵了起来,还说坚决不让文绣跟真真住到他们家中,俊达一怒之下一巴掌打在思齐的脸上。之后俊达也有些后悔,自己对女儿下手太重了。

  家伟带着文绣去逛街,文绣还特定拿自己的钱给思齐买了件衣服,真真很想不通为什么母亲要这样做。

  真真的穿漂漂亮亮回来了,义诚等在他们下车的地方;真真马上就要离开这里心里非常的不舍,如果不是义诚看到报纸上的消息,她也不会找到父亲的。真真想让义诚跟自己一起去城里,可是义诚并不想借别人的力量。两人约好以后要经常见面了,明天真真就要走了,义诚陪她再次唱起那首《我只在乎你》;

  陈俊达打算明天召开记者招待会,在媒体朋友的面前公开他跟文绣还有真真的关系,可是他并没有考虑到芳芳和思齐的感受。

  真真就要走了,义诚很晚才过来送她,真真还以为他不来了呢,原来义诚只是想在走之前送给她一本书。义诚特定交待家伟能够好好的照顾文绣她们母女俩。

  思齐不甘心父亲这样做,可是母亲觉得如果父亲不这样做的话, 父亲心里会一辈子过意不去的。这天在家伟的带领下真真和文绣来到了酒店,参加陈俊达为她们准备的会场。会场上人山人海的,芳芳和思齐也来了,在众多人的见证下陈俊达跟文绣相认了。陈俊达在记者面前说出了自己的内心所想,吃饭的时候真真、文绣还有芳芳、思齐坐在一起吃饭。文绣拿出给思齐准备的礼物,思齐接过礼物之后直接丢在了地上给文绣难堪,芳芳在那里尽量让气氛不至于太尴尬。(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宴会上吃饭的时候,思齐故意让文绣母女难堪,更故意把酒洒在真真的身上,让真真在众多媒体面前丢人。之后俊达指责思齐不应该这样对待她姐姐真真,让她去给真真道歉,可是凭着思齐的性子怎么可能去给真真道歉呢,只好由芳芳去跟真真道歉。

  虽然现在日子物质很丰足,可是这并不是真真想要的生活,真真想要过回从前的日子,文绣这次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让真真这这样的生活,因为她属于这里。

  芳芳过来了就昨天的事情跟真真道歉。文绣也感谢芳芳能够接受她们母女俩。对于过去的事情芳芳心里一直感到很抱歉。

  这天家伟跟家凤在外面谈生意上的事情,家伟一看到真真的身影,连忙追上去不顾家凤说企划书的事情。芳芳想劝思齐接受文绣母女俩没想到思齐反而更火了,直接冲到文绣的房间中,骂文绣母女俩,更用钱来羞辱文绣。看着自己女儿被惯成这样,芳芳也很心痛。

  家伟一直跟着真真来到书店里,真真看的都忘了时间,家伟提醒着她晚上酒宴的事情,家伟已经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了真真。

  义诚冒着雨来到俊达所在的酒店,正好被家凤给看到了。家凤带着义诚来到酒店的大厅,让他喝点水暖暖身子。看着义诚想知道真真的下落,都急着这样了,家凤还故意逗义诚玩,告诉他真真跟家伟一起出去了。

  又下雨了真真跟家伟在外面躲着雨,真真穿着高跟鞋脚扭了,只好由家伟背着她回去了。家凤在义诚面前说着他哥是如何如何的厉害,还那么喜欢真真,这话正好被思齐给听到了。思齐质问着家凤:家伟到底是不是喜欢真真。就连义诚也非常的想知道家伟到底喜欢不喜欢真真。看义诚也如此的认真,家凤只好说刚才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家伟一直背着真真来到酒店门口,还扶着真真进去了,被站在二楼的义诚和思齐全都看见了。思齐冲上去推开真真跟家伟理论着,还在众人面前骂真真和她的母亲。家伟跟真真解释着让她去几真真道歉,思齐的行为让家伟更接受不了她。

  家伟这样的维护真真被义诚全都看见了,义诚心里十分的难受。思齐哭哭涕涕的跑到母亲面前诉说着心里的不满,母亲尽量开导着她,让她想开点。

  酒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可是真真却不想去了。想想这是父亲为自己准备的酒会,真真只好硬着头皮去了。

  俊达让家凤给文绣买了一套别墅。芳芳进来了,为文绣母女俩买房子,芳芳不反对,可是芳芳不愿意俊达也在别墅里长住,让俊达给自己一个交待。

  芳芳苦苦哀求着俊达,让他回心转意,可是都已经晚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芳芳苦苦哀求着俊达,让他回心转意,可是都已经晚了。为了当年的事情,芳芳内心一直饱受折磨,现在芳芳只求俊达能够接受他们的女儿。既然俊达不能够接受现在这样的事实,芳芳心里有了离婚的打算。

  看着熟睡的真真,文绣内心十分的后悔,现在她终于把真真送回了自己的家,自己的女儿站在面前却不能相认,文绣十分后悔当年的所做所为。

  俊达进来了告诉文绣:芳芳想要跟自己离婚的事情。俊达也没有离婚的念头,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宽容、温和的芳芳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文绣完全可以理解芳芳的做法,因为没人能够接受自己的老公对另外一个女人的好。文绣劝俊达不要跟芳芳离婚那样只会带来更大的伤害,俊达所喜欢的文绣也只是记忆中的那个文绣。

  家伟兄妹俩跟俊达报告着有关投资的事情,可是俊达的心思并没有在这上面。思齐四处都没有找到母亲的踪影,在父亲的书桌上发现了离婚协议书,气冲冲找到父亲问个明白。

  俊达立刻让家伟、家凤去寻找芳芳。俊达走在外面听到真真在房间里唱那首《我只在乎你》,再次勾起了俊达的回忆。俊达一直很内疚,对于真真自己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对于思齐也没有教育好她。可是真真并不怪俊达这些,自己的童年虽然物质缺乏,但是并不缺少爱。真真的话让俊达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了。

  看着真真很俊达父女能够冰释前嫌的,文绣感到很欣慰。义诚在酒吧里睡了一晚早上还没有走,思齐心情不好也来这里喝酒。正好遇到有人到酒吧里找麻烦,思齐一时冲到打了那些人,家凤也来了;替思齐向那些道歉,可是那些人还是不罢休,这个时候义诚醒了替两个姑娘解了围。

  现在家伟还没有找到思齐的下落,俊达也非常的担心。家凤打来电话说找到了思齐,俊达这才放心。家凤带义诚来到医院里,俊达也来了。俊达就此次的事情想要感谢义诚,可是义诚并不接受他感谢,自己帮助他们只是看不惯那些人欺负她们。

  芳芳带着花来到父母的墓前,就当年的事情感到非常的忏悔。家凤找到真真把刚才义诚跟别人打架的事情告诉了真真,本想留庆诚作个检查,可是义诚死都愿意。义诚在这里没有朋友,他肯定会回到王家寨的,真真便决定跟家凤一起去王家寨;走在路上,家凤还在想着这些日子遇到义诚的事情。

  芳芳回来之后告诉俊达自己即将要回到台湾,还希望俊达能够把给真真的爱分给思齐一份,俊达告诉芳芳自己不会跟她离婚的。

  真真跟家凤一起来到王家寨,真真怕义诚不愿意见自己,只好让家凤去找义诚了。真真回到房间中看到屋子里摆满了酒瓶,已经义诚写给她的信,真真心里非常的难受。

  义诚继续拿酒麻痹自己。俊达跟芳芳道歉,这些年自己因为一直活在记忆中忽略了她们母女俩。俊达希望芳芳不要离开自己。(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义诚在自家喝的醉的不成样子,家凤过来扶着他,义诚把家凤当成了真真,紧紧的把她抱在怀中。

  芳芳不能接受自己的付出换来只是无可奈何的安慰,可是俊达真的愿意放下过去重新开始。芳芳还是执意要离开俊达,俊达的父亲陈陆南也过来了,再次重申陈家的媳妇只有芳芳一人。

  义诚酒醒后非常的自责,家凤一再埋怨义诚刚才不应该亲自己,两人因为刚才的事情互相打骂着。真真过来了,无望真真怎么跟义诚解释,义诚还相信现在真真还是以前的那个真真。

  陈陆南跟俊达还有芳芳说离婚的事情,此时文绣过来了;陈陆南让俊达和芳芳出去了,单独跟文绣说明她跟俊达的事情,陈陆南一再重申文绣跟陈俊这是生活在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当年陈陆南这样做,是为了他们好,还想要用钱收买文绣让她离开俊达,可是文绣并不在乎这些钱,虽然她已经失去了这么多,可是她不想再失去自尊。

  回来的时候家凤想到刚才的事情,忍不住在心里偷偷的骂他。真真马上就要见爷爷了,家凤跟真真说些有关爷爷的事情。

  真真还没有见到爷爷就听到爷爷说自己的母亲跟芳芳的事情,心里打了个顿。

  陈陆南看到真真后非常的高兴,可是真真却高兴不起来,只因爷爷不愿意让自己的母亲在这个家中有个立足的地方,知道母亲要走了,真真决定跟母亲一起走。

  真真告诉父亲自己也要走了,俊达心里有些懊悔;真真回到房间中,母亲已经走了,只留下了一封信,看完信后真真哭的跟个泪人似的。

  听说爷爷也来,思齐非常的高兴,原来爷爷来了是思齐告诉的。俊达埋怨父亲拆散了他跟文绣,思齐过来了在俊达和爷爷面前说文绣是野女人,俊达非常的生气,想要修理思齐,被父亲给拉了下来。

  俊达不顾父亲的反对执意要去把文绣给找回来。俊达告诉真真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她的母亲,然后坐下来把事情给说清楚。

  俊达最后还是去找文绣了,芳芳也没拉下来。俊这跟真真回到王家寨还是没有找到文绣的身影,就连母亲经常去喝酒的地方也找了。

  跟全村的人打听还是没能找到母亲的下落。又起了大雨,真真跟家伟一起在屋檐下躲雨,正好被义诚看到他们俩在一起。现在还没有找到文绣,俊达也担心文绣的下落。

  俊达回到酒店里,说让家伟陪真真在王家寨找文绣,听到这思齐就火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俊达回到酒店里,说让家伟陪真真在王家寨找文绣,听到这思齐就火了。

  真真想着临走的那个晚上母亲说过的话,心里非常的难受;感冒了也不愿意去看一直在那里等母亲回来;家伟在镇上买了点东西回来了。义诚在屋子里把曾经给真真写过的信全部都塞到瓶子里,让它们随河水一直流向远方。义诚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跟真真十几年的感情,却比不过他们几天的感情。

  俊达知道爸爸这样对待文绣,文绣心里一定很难过。晚上家伟守在真真的床边照顾真真,义诚来到真真的家门前,远远看到家伟给真真盖子,还以为真真是喜欢家伟的。

  义诚心里非常的难受,来到河边把那些瓶子全部扔到了河里,一篇一篇向天大喊着为什么会这样;想起他们曾经拉过的钩,可是昨晚的事情是自己亲眼所见的。

  现在还没有找到母亲的下落,真真非常的着急。文绣一人提着一个大包来到河边,想着陈陆南和思齐说过的话,以及当年交换女儿的事情,只要思齐能够幸福,再多的罪孽文绣也愿意背下来。文绣一时想不开,就这样带着忏悔一步一步的向河中央走去。

  村长跑过来告诉真真她母亲出事了,真真和家伟来到河边,只看到母亲的一双鞋在河边。事情已经发生了,俊达用酒来麻木自己,芳芳愿意让俊达把文绣找回来。家凤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告诉俊达,文绣阿姨可能出事了。

  真真一直守在河边,家伟劝她早点回去,义诚也过来了,只是远远的看着家伟跟真真在一起,并没有上前去打扰他们。俊达也赶到了河边,看到文绣留下的鞋子和行李心里非常的沉重。

  真真把这一切都归在俊达身上,扔下几句话便回去了。真真回到家中失声大哭,义诚不知道该怎么劝真真,真真将义诚抱在怀中哭的更厉害了,母亲走了她已经没有亲人了。家伟也过来了,劝真真跟他一块回去。义诚跟家伟因为这件事情打了起来,家凤过来了两人这才停下手来。

  芳芳在房间中听着那首《我只在乎你》,看着当年他们结婚的照片,心里七上八下的。陈陆南过来了,芳芳一直觉得是自己害死了文绣。

  真真拿着一束花来到河边,她怎么也不相信母亲就这样离开了自己。真真将那些花儿扔向河里,希望母亲能够看到这些花儿。

  家凤帮俊达在大陆买的别墅已经装修好了,还说俊达打算把真真姐姐也接到这里。思齐怎么也接受不了,有真真这样一个姐姐。爷爷过来了,劝思齐以后跟真真和睦相处,可是思刘根本不能接受别人来分享家人给她一个人的爱。

  真真还在幻想着有一天能够见到母亲。(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真真还在幻想着有一天能够见到母亲;义诚会一直守在这里等到文绣阿姨回来的那一天。家伟和家凤过来接真真去她的新家,可是真真觉得这里才真正是她的家,义诚也不愿意真真去城里。在家凤看来义诚不愿意让真真去城里,是因为义诚舍不得真真。真真把自己锁在屋子里,什么人也不见。

  这边眼看真真就要来了,思齐还没有回来;家伟打来电话说真真不愿意来这里,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俊达决定亲自去接真真。看父亲要亲自去接真真,思齐非常的妒忌,爷爷也打算跟俊达一起去接真真。

  家凤追着义诚来到他的家中,两人争执起来,义诚不小心把一盆的水全部泼到了家凤的身上。爷爷和父亲都来了,真真这才把门打开,几天不见真真,爷爷看真真都瘦了几圈。爷爷不愿意看着真真整天活在伤痛之中。在真真看来这一切都是爷爷新手造成的,并不是爷爷的几句话就能补偿的了,自己跟母亲二十多年的回忆,是永远也补不回来的,除非母亲回来,否则她要一直等在这里。

  家凤全身都湿透了,义诚只好把母亲年轻时的衣服拿给她穿,换衣服的时候还发生了一点甜蜜的小插曲。

  真真还在想着爷爷和父亲说过的话,到底该不该跟他们一起回去。爷爷还没有回去,居然打算在这里住下来。家伟也在想这一切到底跟自己有没有关系,妹妹拿着义诚母亲的衣服嚷嚷着这衣服该怎么写;家伟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呢,家凤居然亲手给别人洗衣服。家伟看的出来妹妹已经喜欢上了义诚。

  妹妹也好奇家伟到底对真真是什么感觉,家伟一直觉得文绣阿姨的失踪跟自己失不了干系。

  晚上俊达还在想着文绣的事情,自己已经失去了文绣,他不想再失去真真了。芳芳过来告诉俊达已经把真真的房间收拾好了,芳芳明白失去母爱的孩子是可怜的,自己会全心全意接受她的,俊达听到这些感到非常的欣慰。

  思齐喝的醉熏熏的回来了,还跟父母大吵了一架。真真洗衣服回来,爷爷已经把饭做好了。爷孙俩坐在一起吃饭,爷爷跟真真讲了当年跟奶奶在一起的事情,爷爷的话打动了真真。

  这天俊达一家人来到文绣失踪的那个河边,向文绣忏悔着。思齐在心里想着怎么也不能让真真回来。真真终于开口叫陈陆南爷爷了,陈陆南非常的高兴。其它爷爷因为文绣的事情也非常的难过。

  义诚又在城里买了几本书回来了;俊达带着芳芳和思齐来到文绣的家中,爷爷也在这里。俊达让思齐叫真真声“姐姐”,思齐怎么也不可能叫出口,还一气之下跑开了,芳芳只好让家伟在后面跟着。

  芳芳单独把真真叫到一旁聊着天,芳芳第一次见到真真就有种特殊的亲切感。芳芳再次就她母亲的感到抱歉,想让真真跟自己一起回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芳芳再次就她母亲的感到抱歉,想让真真跟自己一起回去。可是真真觉得这里更适合自己。

  家伟一直追着思齐来到野外,家伟劝思齐赶快回去,可是思齐完全无理取闹。思齐质问着家伟到底爱不爱自己,明明已经知道答案了,可是当家伟亲口承认的时候,思齐还是接受不了。义诚也听到了家伟说爱真真的事情,上去就是几拳。

  看真真还是不愿意回去,俊达只好准备回去,就准备离开时候,家伟带着思齐回来了。看着家伟的脸被打成这样,思齐把刚才在树林里的事情说了一遍。爷爷让思齐留下来感觉一下普通人的生活。

  义诚又用酒来麻木自己的神经,家伟的话一遍一遍的在他耳边响起。真真过来了,她不愿意看到义态这样折磨自己。义诚的话让真真觉得莫名其妙的,喝了点酒的义诚想要非礼真真,被真真给推开了。

  看哥哥被义诚打成了这样,家凤想着再见到他的时候好好的教训他一顿。家伟又开着她跟赵义诚的玩笑,妹妹跟家伟讨论起男人初恋的事情,一听哥哥这么说,家凤心里有些失落。

  晚上真真坐在院子里想着义诚说的话“侯家伟已经承认他真的爱你”;这边俊达还没有睡,想着思齐从早就过惯养生处优的生活,不知道她在那里是否习惯。芳芳也把自己跟真真的特殊感觉告诉了俊达。

  思齐吵着自己快要被蚊子咬死了,求爷爷让家伟带自己回去。可是爷爷根本就不理思齐的无理取闹。真真跟爷爷说着自己的心事,问爷爷喜欢一个人跟爱一个人是什么样子的感觉。

  临睡的时候爷爷在床板底下发现了一个小册子,小册子上面写着当年文绣将自己的女儿跟芳芳的女儿调换的事情,看到这里爷爷简直不敢相信,原来真真才是芳芳跟俊达的女儿,而思齐则是文绣跟何天昭的女儿。

  看到这里爷爷想到即使他跟思齐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在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了,叫了二十多年的爷爷,还是有感情的,于是陈陆南便这个秘密藏在了自己的心中。

  义诚看到了真真给他写的信,打算离开这里,可是又不知道该走到哪里。爷爷指导着思齐做饭,可是思齐根本不能理解为什么非要让自己学作饭。

  思齐觉得真真跟家伟在一起纯粹是看中了家伟的钱,爷爷看不惯思齐这子任性,任她出走也不拦她。

  真真想念母亲了又拿了一束花来到河边,看望母亲。现在不再觉得孤独了,因为有爷爷陪自己。听到真真这么说,爷爷心里非常的欣慰。

  爷爷的心脏病又犯了,真真劝爷爷回去;义诚背着一个大包准备离开这里,正好在路上遇到了思齐,让思齐给真真带个话自己要离开这里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义诚背着包准备离开王家寨,正好遇到了无所事事的思齐,义诚让思齐帮自己带个话给真真,自己要离开这里。

  思齐现在还没有回来,爷爷担心着她的安全。爷爷跟真真聊起了义诚,知道义诚喜欢真真,对于真真的幸福,爷爷希望真真能够自己把握好。

  思齐匆匆跑回来告诉真真:义诚走了,让真真赶快去追他。在思齐眼中义诚是个很重情义的人,自己只所以为帮他也是不想看着他跟真真这么多年的感情,就这样离开了。其实爷爷明白思齐心中的想法,并不是她所说的那样的。

  真真正拼命往码头赶,义诚虽然踏上了船,可是视线还是没有离开码头口,希望能够再见真真最后一面。船已经开动了,真真这才赶过来,任她怎么大声喊,义诚也没有回头,或许是风吹散了她声音。真真也只能在码头口默默的流泪。

  爷爷跟思齐说起了她家跟家伟的事情,在爷爷看来两人能够在一起完全是因为缘份,一个人有选择自己喜欢人的权力。思齐不听爷爷劝说,还跟爷爷吵了起来,爷爷被气的心脏病犯了,可是药却不知道丢在哪里了。看到爷爷的药落在院子里,思齐却没有给他送过去。

  爷爷用尽最后的力气爬到床上,将那个小册子紧紧的抱在怀中。当思齐想要把药给他送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门被反锁住了。最后思齐用东西把门给砸开了,看到了爷爷手中的小册子发现了那个秘密,思齐怎么也不相信这是真的。思齐想起以前的事情,认为这就是家人偏爱真真的原因。为了不让别人知道这个秘密,思齐内心正做着激烈的争斗,到底救不救爷爷,如果救了爷爷,这个秘密肯定会被别人知道的。最后思齐选择让爷爷就这样死去了,把那个小册子藏在抽屉里,孰不知这一切正好被何天昭给看到了。真真回来了,思齐故意装作一副非常的痛心的样子。真真连忙把爷爷送到了医院里,

  在去医院的路上思齐又返回来拿小册子,却发现藏在抽屉的小册子却不见了。思齐更加乱了阵脚。

  爷爷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去世了,大家都非常的伤心,谁也不能接受这样一个晴天霹雳。 俊达在书房里,想到父亲不禁默默的流泪了。芳芳过来劝他不要太自责了,思齐也过来了,把爷爷的死归咎在真真身上,还在父母面前抹黑真真。

  俊达仅听思齐的一面之言就把全部的责任怪在真真身上,真真非常的难过。虽然跟爷爷相处的时间短,但是并不减少真真对爷爷的爱。母亲走了,爷爷也走了,真真感到非常的孤独。

  思齐一个人鬼鬼祟祟的回到了王家寨找那个小册子,家伟凭着直觉觉得思齐在撒谎,义诚离开了王家寨,家凤禁不住想他了。

  思齐来到真真在王家寨的家,想到爷爷临死前的那一幕就非常的害怕,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任她怎么找也没有找到那个小册子。(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思齐来到真真在王家寨的家,想到爷爷临死前的那一幕就非常的害怕,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任她找遍了所有的地方也没有找到那个小册子。

  何天昭过来了,告诉思齐自己就是她的亲生父亲。真真在看书的时候又不禁想起了爷爷,仿佛爷爷的音容笑貌就在自己的眼前。芳芳过来安慰真真,不要再生父亲的气;其实这些真真都能明白。

  俊达也过来了就刚才的事情向真真道歉,现在真真终于愿意搬回来住了。思齐接受不了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当何天昭把那个日记本交给思齐的时候,思齐一激动想把它给撕碎,被何天昭又给抢了过来,何天昭把当年他跟文绣的事情讲给了思齐听,直到何天昭看到那个俊达发布的消息。何天昭本想把这件事情跟文绣说清楚,没想到过几天却传来了文绣失踪的消息,又到何天昭后来看到思齐跟陈陆南的争执。

  思齐怎么不愿意相信何天昭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何天昭告诉思齐自己不会说出这个秘密的,他知道思齐跟着陈俊达比跟着自己过的要好。他想要跟思齐连手报复陈俊达。

  真真跟俊达一起回来了,思齐连忙让何天昭躲了起来,自己假装非常的伤心;看父亲来了,冲上去扑到父亲的怀中。陈俊达看到地上的烟头还以为是思齐抽的呢,思齐骗陈俊达是因为太思念爷爷了才抽的烟。

  家凤带着义诚母亲的衣服来到他的家中,屋子里空荡荡的。家凤心里有些不舍,想到那些跟义诚在一起发生的事情,家凤就更加的不舍,想着等见到义诚的时候,亲手把衣服还给他。

  真真收拾好东西,看家凤也从义诚那里回来了,便一起回到了酒店里。对于陈陆南的去世,陈俊达调整公司里的人事安排。家伟由副总经理升为了总经理,至于真真将成为总经的特别行政助理。

  会后思齐表示不同意父亲的人事安排,让真真作经理的行政助理。虽然真真只有初中的学历,但是陈俊达相信凭真真那股勤奋自觉的劲,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何天昭打电话给思齐就文绣留下的那个日记本的事情,把思齐给约了出来。何天昭知道陈俊达会用毕生的精力去弥补当年他欠真真,何天昭还会他会帮助真真成为陈氏集团的继承人。

  晚上家伟教真真使用电脑,思齐看到非常的妒忌,便找家凤跟让她教自己有关公司运营的事情。听说思齐主动的跟家凤学东西,俊达非常的欣慰。

  再过几天就是结婚纪念日了,芳芳想在这里重新办一次婚礼,寻找当年的感觉。这天开董事会的时候,真真发表着自己的的经营理念。(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这天开董事会的时候,真真发表着自己的经营理念,虽然有不同的意见,但是最后俊达还是把这个方案交给了家伟和真真来做。

  会后思齐找到真真,就刚才的方案教训着真真,还骂真真和她的母亲文绣,更是一巴掌打在真真的脸上,家伟站出来维护着真真。

  义诚来到城里跟着别人到处去制造假车祸,然后骗别人的钱然后分成。这天家凤跟陈俊达一起开车出去,看到过来一辆奔驰过来,又想上去讹诈一笔。义诚躺在地上,另处一个人跟俊达的司机争执着,家凤一看就知道他们是来讹诈钱的,下来一看居然是义诚。义诚连忙跑开了,跑的时候旅店的房卡被家凤给捡 去了。

  家凤顺着房卡上的地址找到了义诚,可是义诚居然连让家凤进去坐一会的话都不会,知道义诚今天是故意讹诈的,家凤劝他找个正式的工作,可是义诚不接受他们的帮忙。真真本想用话刺激醒义诚,没想到义诚完全被金钱冲昏了头脑,因为在他看来自己就是因为没有钱、没有地位才失去真真的。家凤突然感觉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是那么的陌生,印象中的义诚不知哪去了。家凤将义诚母亲的衣服还给庆诚头也不回的便走了,看着家凤离去的背景,义诚的眼角竟湿润了。

  家凤回去之后把义诚现在情况告诉了俊达,就连俊达也不相信义诚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家凤知道义诚变成今天这样子,也是因为他喜欢真真的结果,俊达决定帮义诚找回真正的自我。 晚上义诚来到天台上,想着白天家凤说过的话,或许家凤说的对的。跟他一起骗钱的那个人也来了,问他跟真真到底是什么关系,说到痛快之时两人用酒来对待人生。喝醉了的义诚对着天空发誓,再也不爱王真真了,声音消失在美丽的夜空之中。

  真真没事的时候还是跟着家伟学习使用电脑以及有关公司经营的东西,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真真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董事会上的发言,赢得了阵阵的掌声。

  这天真真找到跟义诚在一起的那个人黑皮,想找他帮个忙。原来家凤只是想让那个人劝劝义诚以后不要再干那种骗钱的事情。看义诚的搭档不想做,家凤只好拿出一打钱给他。

  真真在家伟那里学习累了,直接在在家凤的办公室里睡着了。看着真真的样子,再想想跟真真在一起经历的这么多事情,家伟更加的喜欢真真了。

  想到大半夜的真真还跟家伟在一起,思齐就非常的不爽。一大早真真还没有吃饭,便准备去工地,思齐在一旁就企划案的事情说着风凉话。俊达过来了,今天就是见证企划证是否可行的时候了。

  家伟跟真真一来到工地的售楼部,没想到房子全部售完了,两人都非常的激动。晚上陈俊达召开董事会,在大会上表扬王真真,思齐在一旁非常的不服气。下周就是自己的结婚纪念日了,陈俊达准备跟这次庆功宴一起办个宴会。(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思齐回来看到张阿姨正在给母亲改宴会的礼服,便抢过来自己来做。家伟跟真真回来了,看到思齐正在缝礼服,真真便主动过去替思齐缝。

  宴会开始了,芳芳穿着那件礼服,在众人的掌声中,走上了主席台。陈俊达讲完话后该芳芳了,礼服一下子出了点问题,让芳芳在众人面前出了丑。

  事后思齐告诉母亲礼服是真真缝的,还说真真是看不惯母亲的幸福生活,故意让她在众人面前出丑的。芳芳还真相信思齐所说的话,认为是真真故意让自己在众人面前出丑的。

  俊达过来了,让芳芳不要再计较这件事情,可是芳芳抓着不放,非要让俊达给自己一个交代。黑皮跟义诚在外面为眼前的成功而高兴着,黑皮收到一条消息说,内容就是真真在这次庆功宴上的事情跟芳芳的事情。

  家伟也怀疑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直,家凤明明是告诉了那么记者不要乱报道,可是还是发生了这件事情,家凤想要继续追查下去,可是被家伟阻止了,因为他知道思齐跟这件事情肯定脱不了干系。

  陈俊达因为这件事情一气之下昏倒了,真真跟大家极力辩解这件事情不是自己所为,可是大家根本就听不进去。

  何天昭鬼鬼祟祟的在别墅的外面朝里面看,家凤回来了,听说何天昭是找芳芳便带他进来了。何天昭见到真真后便在大家面前说自己就是真真的亲生父亲。可是真真根本就不认识何天昭,何天昭继续在芳芳面前胡说八道,还胡编了当年的事情。陈俊达也过来了,何天昭再次重申真真就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还拿文绣 的那个日记本来作证给陈俊达看,陈俊达一时激动心脏病又犯了。趁大家都照顾陈俊达的时候,思齐把何天昭轰了出来,两人在外面嘀咕着。现在满世界都认为真真就是何天昭的女儿,真真肯定在陈家呆不下去了。

  义诚过来了说想要见真真,思齐告诉他真真快要离开陈家了;思齐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了义诚,还说真真是那种爱慕虚荣的人,可是真真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义诚心里最清楚了。

  现在事情成了这样子是真真怎么也没有想到的。真真一遍又一遍的对着母亲的照片,问何天昭到底是不是自己亲生父亲。

  思齐一直在母亲面前说真真坏话,让母亲把真真赶走;现在真真就连想见俊达的最后一面,芳芳都不允许,真真伤心的走了。

  义诚还在想着思齐说过的话,或许自己在真真的心中真的没有什么份量吧!黑皮拿了两瓶啤酒上来了,义诚想让黑皮帮自己请个假,明天去看望真真。

  真真要走了,将父亲送给她的项链放在抽屉里。(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真真要走了,将父亲送给她的项链放在抽屉里。见不到父亲,真真也只能远远站在院子里看着窗户里父亲的身影,跟他道别。第二天真真收拾完属于自己的东西便离开了这里。

  家伟因为真真的事情也一夜未眠,现在他最担心的就是怕真真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压力。

  家凤跟家伟来到真真的房间中,只见真真的房间中留下了一张字条,匆匆忙忙出来寻找真真,正好遇到了义诚;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到真真。

  义诚跟家伟四处寻找真真的下落,真真走在大街上看着广场上大屏幕放着《我只在乎你》,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有这首歌陪伴自己。

  没有的找到真真的下落,义诚上班也没有精神整日恍恍惚惚的。对于真真的不辞而别,俊达也感到很内疚,想要亲自去把真真给找回来。思齐过来了又惹的俊达非常的生气。

  现在家伟全部的心思也在真真身上,就连公司的事情也给忘了。家凤过来劝他,真真固然重要,但是应该分清主次。可是家伟不能控制自己不去想真真。

  思齐过来了说自己即将成为他的行政助理,看着家伟手中拿着真真的照片,一把抱过来扔有椅子上。家伟知道思齐根本就做不了行政助理的工作。

  芳芳也找到家伟跟他说思齐做他行政助理的事情,还劝家伟能够接受思齐,可是感情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勉强不来的;最后家伟还跟芳芳闹翻了,芳芳让家伟离开公司。可是公司里叔叔现在还在病着,这让家伟感到非常的为难,留下来又会让阿姨以为自己接受了思齐。

  简经理非常的生气,现在义诚因为真真的事情心思根本就不在工作上。遇到了窗户的投诉,简经理一小心把义诚来到这里工作是因为侯家凤的事情说出来了,这是义诚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现在真真身上没有什么钱了,只能回到老家了。义诚来到家凤的住处,在外面大吼大叫的把家凤给喊出来了,请家凤去吃饭,家凤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工作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真真只好回到老家了。义诚带着家凤来到一家非常高档的餐厅,还点了一些非常贵的菜。家凤还没有吃,便跑开了。

  芳芳告诉俊达:家伟因为真真想要离开陈氏。俊达不明白芳芳为什么要这样做,两个人在一起是不能勉强的,思齐在门外听到父母的谈话非常的伤心,把自己关在房间中。

  义诚跟家凤谈起了工作的事情,可是这些钱在义诚看来,完全是羞辱他的。其实家凤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喜欢义诚,义诚完全不敢相信,家凤看的出来其实义诚是喜欢自己,可是义诚却不敢承认。

  迎面来了一辆车,家凤为了救义诚自己被车给撞了。思齐听说家凤出车祸了,立刻告诉了父母,大家匆匆赶到医院里。义诚守在急疹室的外面,这才发现自己真的喜欢上了家凤。(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思齐慌慌张张的跑过去告诉父母家凤出车祸了;俊达跟芳芳连忙还有思齐连忙赶到医院看家凤。义诚把整个事情的经过跟俊达说了一遍,思齐觉得全是因为义诚的原因。

  思齐想要打电话告诉家伟家凤出车祸的事情;家伟一看是思齐的电话,直接就挂掉了。俊达守在手术室的外面,很晚了也不肯回去。

  医生终于出来了,手术很成功,听说家凤没有什么大碍,大家这才放心。如果家凤真的有什么万一的话,义诚愿意照顾她的下辈子。

  晚上的时候真真回到了王家寨,正好看到几个偷东西的人,那几个小偷一看真真在喊抓小偷,想把她拖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正好家伟路过这里看到了,冲上去解救真真,可是家伟一个人根本就不是那几个小偷的对手,被打的遍体鳞伤的。村子里的人听到叫喊声出来了小偷这才被吓跑。

  家伟把自己辞职的事情告诉了真真,听说家伟因为自己辞职了,真真替他感到不值得。在家伟看来只要是真真的事情,所有的都值得,他希望真真能够接受自己,为了自己的幸福真真终于自私了一次。

  现在公司里因为家伟的辞职,家凤的出车祸,以及俊达因病在家修养,现在公司里由思齐说了算。义诚刚起来,就想着去看家凤,在黑皮看来如果他真的喜欢家凤就要陪人家一辈子,可是义诚也不清楚自己对家凤到底是什么感觉。

  何天昭打电话给思齐,听说真真和家伟都走了,何天昭幸灾乐祸的,知道真真现在王家寨,家伟肯定也在那里,思齐连忙让何天昭赶到王家寨去。

  陈思齐控制不住自己,总是不自觉的去想爷爷临死前的样子,内心里正义的一面不断的折磨着她。义诚拿着一束花去看望家凤,现在家凤的情绪非常的糟糕,可是当她听到义诚那一句“我不能失去你”,所有的不愉快立刻烟消云散了。

  公司里出了点事情,可是思齐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来处理,只好打电话给家伟,可是家伟的电话又没有人接。

  现在真真回到了王家寨过回了从前的那种生活,家伟也陪她留在这里,还大声喊着要叫王家寨的女婿。以前一直教她的周老师去世了,真真心里挺难受的。

  真真提醒家伟给家凤打个电话,家伟一看居然有12个未接电话,家伟听了思齐的留言知道家凤出车祸了,立刻就赶回了酒店里。

  义诚推着家凤来到湖边,家伟也过来了;这些日子家凤联系不上哥哥,快把她给急死了;家凤把自己出车祸的整个经过告诉了家伟,家伟并没怪义诚。看到家伟现在跟义诚没有再像以前那样一见面就打架,家凤感到很欣慰。

  思齐对于公司里的事情,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来处理,只好打电话给家凤,让她尽快回公司上班。(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思齐对于公司里的事情,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来处理,只好打电话给家凤,让她尽快回公司上班。听说家伟在医院里,思齐想去找他,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

  对于思齐家伟想早点跟她断清,虽然在陈氏公司时辞职了,家伟找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前途,王家寨的教书先生去世了, 家伟想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王家寨。对于真真只要能够跟她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思齐来到王家寨找到真真,两人因为家伟而争执起来。真真觉得家伟现在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真爱,而思齐根本就知道家伟想要什么样的爱情。看真真这样的坚定,思齐想要用一百万买断她跟家伟之间的关系,还拿家伟的事业来说事,一百万固然心动,可是真真根本就不是那种爱钱的人。

  看到妹妹也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家伟为妹妹感到高兴;晚上真真还在想着思齐说过的话,事业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真真不希望家伟一辈子都呆在这里。大半夜的何天昭来了,真真被吓的不轻跑了出去,何天昭一直追着真真不放。家伟来的时候发现真真不在家,非常的担心她。

  何天昭一直追着真真来到悬崖边,那边家伟也正四处寻找真真的。真真一小心滑了下去,还好被何天昭及时拉住了,家伟也过来了,帮忙把真真拉了上来。

  何天昭又说起胡话来,还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就在何天昭转身离去的时候,真真终于开口叫何天昭“爸爸”了。医院里义诚帮家凤捏着脚,昨天义诚跟家伟聊天的时候,家凤知道义诚心里在想什么的,还故意问他逗他玩。

  陈俊达又准备去王家寨了,别墅里的阿姨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周芳芳;义诚正在想在医院跟家凤说过的话,黑皮过来了把他吓了一跳。简经理想要移民了,黑皮打算跟义诚把简经理的摊子接过来,可是义诚他们根本就没有钱,黑皮想打家凤的主意。

  真真跟何天昭聊着天,都快中午了家伟还没有回来;思齐又不断的在母亲说真真的坏话,让母亲劝父亲不要再把真真给接回来了。

  现在父亲正在往王家寨的路上,思齐打电话给何天昭让他把真真给带走,可是何天昭有自己的打算,还让思齐在家伟面前摆出一副非常大度的样子;真真做了些饭给家伟送过去,家伟现在王家寨的学校里教书。真真看到书写的诗,真真又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下午家伟要给孩子上音乐课,家伟想要教孩子们唱《我只在乎你》,让真真先唱给自己听。(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午家伟要给孩子上音乐课,家伟想要教孩子们唱《我只在乎你》,让真真先唱给自己听,俊达过来了正好听到真真唱那首歌,俊达的思维不由的飞到了年轻跟文绣在一起的时候,那个时候自己经常唱这首歌给文绣听。

  俊达希望真真还能够像以前那样叫自己爸爸,虽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可是俊达还是想让真真作自己的女儿。

  思齐正跟母亲往王家寨赶,路上思齐的脑海中不断的出现家伟的身影;思齐突然转变态度,让母亲把真真接回来,芳芳感到有些突然。

  真真跟家伟还有俊达在小路上散步,真真不能答应俊达回到公司里,真真不是那种小气的人,只是因为自己的亲生父亲回来了,她想陪父亲走完他的下半生。为了能够让真真搬到城里住,俊达甚至想把何天昭也过来。

  陈俊达找到何天昭跟他谈了谈自己的想法,想把他也接过去,何天昭没有同意,真真也只留在这里。这个时候思齐和周芳芳来了,思齐在陈俊达面前作出一副大人有大量的样子,就以前的所做所为向真真道歉。可是真真还是不愿意离开何天昭,陈俊达也只好同意了真真的意见。陈俊达劝家伟回到公司里上班,既然真真要留在这里,家伟也只想陪她在一起。思齐做足了表面功夫,表面希望家伟能够跟真真在一起,心里巴不得他们立马分开。

  回去之后思齐非常的伤心,打电话给何天昭,让他把家伟替自己给抢回来。家凤替义诚租了处房子,让它做为义诚的房屋中介所,义诚想到了之前黑皮跟自己说过的话,这肯定是黑皮告诉家凤的。义诚觉得家凤这样帮自己,让他心里很不公平,觉得自己在吃软饭。在家凤的劝说下义诚终于接受了这个房屋中介公司。

  晚上家伟告诉真真,自己的妹妹跟义诚好上了;真真也替他们感到高兴。自从上次思齐他们走了之后,何天昭整天闷闷不乐的,听说真真要跟家伟结婚了,何天昭主不乐意了,想要拆散他们俩。

  大半夜了俊达还在跟芳芳说真真的事情,芳芳告诉俊达自己他病了这段时间,思齐现在开始非常的努力学习管理公司的事情,俊达感到一丝的欣慰。

  这天来了一伙人是找何天昭催债的,何天昭欠了别人十万块钱,何天昭骗真真这钱全是因为文绣而欠下的。知道真真想要去找陈俊达,何天昭装作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不让真真去找陈俊达,还不让她把这件事情告诉家伟。为了躲债何天昭想带着真真躲一段时间。(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晚上家伟回来了,告诉他自己要离开一段时间,至于什么原因,真真并没有告诉他。看真真不想说家伟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了,何天昭在屋子里听到他们的谈话感到非常的惭愧。

  何天昭跟真真他们在外面租了一处房子,何天昭还想着弄个三轮车去外面拉客。趁真真不在的时候家伟问何天昭他们离开王家寨的真正原因,何天昭骗家伟说真真离开王家寨完全是因为真真忘不了义诚,家伟还真的相信了何天昭所说的。

  真真回来了家伟跟她提结婚的事情,可是真真感到有些仓促;这天家伟把以前认识的老板给约出来,希望能够给自己一份工作,可是居然没有一个老板愿意收留家伟。

  何天昭不明白思齐为什么非要把家伟和真真逼到城里来,原来那些老板都是因为思齐才不接纳家伟,这样家伟就不能跟真真在一起了,只好回到自己的身边了。何天昭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女儿的心肠怎么如此的狠毒。

  家伟又无功而返,可是他并没有灰心。何天昭回来了劝家伟回到陈氏企业,可是出来了就要有骨气。何天昭帮家伟找了一份卖保险的工作。

  这天家伟在大街上散发着传单,被思齐看到了。为了能够卖掉保险,家伟陪客户喝着酒,醉的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现在他终于卖掉了自己的一份保单,家伟高兴的不得了,可是看着家伟现在这个样子,真真直替他担心。

  何天昭看着家伟卖掉的保单,心里也挺愧怍的,真真和家伟那样的对自己,而自己又是如何的对待他们呢!何天昭想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那个巨债的事情其实是假的,可是话到口边何天昭又咽了回去。

  看着家伟现在样子,真真心里非常的难过,或许思齐说的对,家伟就不属于这里。家伟又去签单没想到客户居然是思齐,家伟只好硬着头皮跟思齐淡。

  何天昭回去说家伟见的那个客户是陈思齐,抹黑家伟;何天昭想要拉着真真去跟家伟对质,可是真真相信家伟的为人。现在何天昭心里非常的自责,如果真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那该多好啊。

  思齐点了几道家伟爱吃的菜,还说了些话想要拉回家伟的心,可是家伟的心已经非真真莫属了,自己以前不爱思齐,现在还是不爱思齐。为了报复家伟,思齐让他们的日子过不下去,家伟现在才明白以前找工作一直碰壁就是因为思齐的原因。

  思齐还拿这次保单的事情威胁家伟,可是家伟根本就不在乎,哪怕是失去这个卖保险的工作。看自己是不能拉回家伟的心了,思齐打电话给家伟的母亲。

  家伟回去之后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了真真,看家伟并没有隐瞒自己什么,真真心里感到挺欣慰的。母亲打来电话给家伟说父亲的身体出了点问题,让他台湾一趟。

  义诚的房屋中介公司开业了,家凤过来了还说要当义诚的妻子,看义诚现在什么都没有,家凤想要跟他裸婚。可是义诚觉得自己不能给家凤什么。(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义诚的房屋中介公司开业了,家凤过来了还说要当义诚的妻子,看义诚现在什么都没有,家凤想要跟他裸婚。可是义诚觉得自己现在不能给家凤什么,家凤一气之下想要离开,被义诚一把拉回来紧紧的抱在怀中激吻,正好被黑皮和他女朋友林姗姗看到了,而这个林姗姗就是黑皮请来的会计。

  家伟就要回台湾了,真真心里挺难受,她害怕失去家伟,怕家伟的家人不能够接受自己。

  义诚的房屋中介终于签下了自己的第一个客户,义诚和黑皮都非常的高兴。看林姗姗忙不过来,义诚他们想要再请一个人来,家凤无精打彩的过来了,说自己的父亲生病了,哥哥也赶回了台湾,现在只剩下真真一个人在这里了,现在公司里正缺人手,义诚想要把真真请到这里来工作,家凤因为这事吃义诚的醋,伤心的走了。

  知道家伟回到了台湾,思齐下一步就是想着对付义诚了,何天昭非常后悔当初的决定。家伟回到家中看到父亲并没有生病感到非常的吃惊,家伟还没有坐下父母就问家伟有关真真的事情。

  一听家伟要跟真真结婚了,父亲就非常的生气。母亲也觉得思齐才是他们的媳妇,父亲更是放出狠话:只要自己还活着一天就不会让真真进这个家门。看父亲现在没事家伟想要回大陆,父亲拿出他们父子关系要挟家伟,如果现在踏出家门一步,就不认他这个儿子,想想自己跟真真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家门给父母跪下了,跟父母磕了几个头后毅然的走出了家门。

  母亲在后面拉着家伟不要走,家伟没有注意前面来的车辆,被撞的昏了过去,家伟都住进医院了父亲还在说真真的事情。

  黑皮劝义诚珍惜家凤,说了一大堆的话也不知道义诚听进去没有。何天昭又请上次的那几个人来到他们租的屋子砸东西,真真把所有的钱都给了那些人,可是那些人还是不肯住手;义诚过来了说愿意帮她父亲还十万块钱,那些人才肯离去。

  义诚留下几句话便走了,看着义诚的背影,真真想到了他们童年在一起的时光,那时候他们是那么的天真无邪。家凤等在义诚的房间中半天了,义诚才回来了。真真买了点东西想要跟义诚一起去看望真真,义诚把刚才在真真家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家凤。家凤突然觉得自己买这些东西显得非常的多余,义诚为了真真居然开口向家凤借钱,家凤想都没有想居然答应了,义诚突然觉得自己很没用。

  俊达跟芳芳去看望真真和家伟,别人告诉他真真已经搬离这里了。听说家伟出了这么严重的车祸,大家心里非常的难受,俊达和芳芳他们准备回台湾去。

  那些催债的人又找到了真真现在住的地方,何天昭想带着真真换个地方;家伟躺在病房里还没有醒过来了,思齐和俊达他们过来了,看到家伟成了这个样子,思齐心里更加的难受,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她居然把责任全部怪在真真身上。

  义诚来到真真租房子那里,房东告诉义诚他们已经搬走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义诚来到真真以前租的房子那里,房东告诉义诚她们已经搬走了。真真和何天昭正四处找房子住的,外面下起了大雨,义诚还等在那里不肯离去。看着外面大雨,义诚又不自主的想起了以前跟真真在一起时光。家凤也过来了,给他带来了十万块钱,义诚很感激家凤这样付自己做了这么多,无论义诚怎么跟家凤解释他跟真真的关系,可是家凤还是不能接受义诚那种因为感激才接受她的爱情,因为在家凤看来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纯粹的东西,容不得半点的瑕疵。

  家凤回到公司上班,思齐告诉家凤她哥哥的病情有了好转,还跟家凤说了些现在她跟家伟在一起的变化,可是现在家凤跟义诚的感情却出现了问题。

  家凤的心还是不能忘掉义诚,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去想他。下午真真来到公司要并购的酒店,正好真真在这个酒店里打工的,真真在干活的时候不自觉的想要吐,真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怀孕了。

  为了确认是否怀孕,真真到医院里检查了一上,果然是怀孕了。真真走在大街上看着橱柜里的婚纱,想起了家伟说过的话“你就是我侯家伟的妻子”,不由的想到自己就是那个穿婚纱的人。

  家伟还在昏迷不醒,口中不断的念着真真的名字。中午真真回去了,何天昭一看真真的脸色有点不太对劲,就问她什么原因。一听真真怀孕了,何天昭吓了一跳。现在连家伟一点消息都没有,真真担心家伟的安全。

  思齐一直守在病房外边,家伟的母亲也过来了;何天昭打电话把真真怀孕的消息告诉了思齐。思齐让何天昭阻止真真把孩子生下来。听医生说家伟没有什么大碍,母亲也就放心了。

  思齐把家伟醒了这个的好消息告诉了家凤,家凤还说今天在酒店看到了真真在那里做保洁员的,思齐劝家凤不要把真真的下落告诉义诚,还说她母亲过几天也要来大陆这边。没等家凤把话说完,思齐就把MSN关了。

  现在真真还没有做好决定,到底要不要肚子里的孩子。家伟的父母想趁家伟住院的这段时间把他跟思齐的婚事订下来,思齐不跟自己的父亲商量就答应了家伟的父母。

  家伟从医院里回来了,父母骗着家伟让他跟思齐在一起照了几张相片;这天真真正在整理酒店的房间突然就昏了过去。家凤的母亲也来到了大陆,想要阻止真真跟家伟。

  家凤陪着自己的母亲来到真真所在的那个酒店里,听说家伟被车撞了,真真非常的担心。家凤的母亲开始责怪起真真来,极力阻止真真跟家伟在一起,还拿之前拍好的照片给真真看,说家伟跟思齐已经订婚了。真真怎么也不相信家凤母亲所说的,她相信家伟不会这样对自己的,一定要找家伟当面说清楚。可是家伟的母亲根本就不给真真机会。(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家伟的母亲极力阻止真真跟家伟在一起,还拿出十万块让真真跟家伟以后断绝联系,看真真没有接受,家伟的母亲还以为真真是嫌少呢;这个时候真真想到了突然想到了父亲何天昭还欠别人十万块钱的债务,为了给父亲还清债务真真只好拿自己的幸福来交换了。

  真真绝望的走出了办公室,一个人坐在楼梯道里默默的哭泣。那些与家伟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再也不会重演了,想到这里真真哭的更伤了。

  母亲拉着家凤走,可是家凤想着真真出门时的样子,连路都无力走了,家凤担心真真的安全想要去找她,可是被母亲给拦了下来。

  真真回到家中把那十万块钱的支票给了父亲,把支票的来历跟父亲说了一遍,何天昭接过支票,心里更加的难受了。现在真真只想离开这里,带着孩子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何天昭劝真真把孩子做掉,可是在真真看来,那怎么也是自己身上的一块肉啊!

  家凤的母亲回去之后把这件事情跟思齐说了一遍,思齐就觉得纳闷,以前自己想要用一百万让真真离开家伟,真真都没有接受,为什么会接受家伟母亲的十万呢?

  思齐回去之后把跟家伟订婚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父母,俊达开始担心起真真来。家凤来到房屋中介所找到义诚,告诉他思齐跟家伟订婚了,听到这个消息义诚首先想到了真真,然后匆匆忙忙拿了些东西,找真真去了让家凤留在那里等自己。

  家凤等了很久义诚也没有回来;义诚来到那所酒店里,其它的同事告诉义诚真真因为怀孕已经辞职了,义诚感到有些不解。沿着家凤给的地址,义诚找到了真真,把从公司里拿出的钱给真真,可是真真并没有接受。现在真真打算回到王家寨,把孩子生下来。

  何天昭把义诚见真真事情告诉了思齐,还把真真给自己的十万块钱支票给了思齐,思齐当场就把支票撕的粉碎,何天昭劝思齐不要把事情做的太绝了,对于真真肚子里的孩子,自己实在下不了手。

  家凤回到家中,芳芳告诉家凤她哥哥的病情恢复的很好,家凤告诉俊达自己想要辞职,俊达也答应了。

  真真挺个大肚子回到了王家寨,义诚现在也在王家寨中。趁义诚她们不注意的时候何天昭偷偷的拍了些他们两在一起照片。思齐觉得家凤辞职的原因肯定是因为义诚,家凤警告思齐如果她哥哥知道是她拆散他们俩,家伟肯定会恨思齐一辈子的。思齐完全不听家凤的劝说,还一意孤行认为是真真拆散了她跟家伟。家凤知道思齐并不是真的爱家伟,思齐这样做无非就是她怕自己会输给真真。真真的话让思齐心里十分的不安。

  义诚跟真真在走村子里,别人还以为真真肚子里的孩子是义诚的呢!真真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晚上义诚看到短信想到了家凤,不知道她现在过的怎么样。

  看这几天义诚的精神状态不太好,真真就知道义诚有心事;何天昭把拍到的照片发来给了思齐,现在义诚整天陪在真真身边,何天昭根本就没有下手的机会。

  看义诚对家凤放不下,真真劝义诚去找家凤,何天昭过来了也说让让义诚去找家凤,好寻找下手的机会。(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义诚对家凤放不下,真真劝义诚去找家凤,何天昭过来了也说让让义诚去找家凤,好寻找下手的机会,当看着义诚真的离去的时候,何天昭内心又感到很矛盾。

  晚上何天昭在给真真做饭的时候,趁真真不注意在饭里面下了药,谁知被文绣给看见了,原来文绣并没有死。何天昭实在不忍心看真真喝下去,可是想想思齐,何天昭还是没有阻止。就在真真准备喝的时候,文绣扔过来一个石头把真真手中的碗砸掉了。何天昭立刻跑出去看到底是谁,一路追下去来到了一处悬崖边,居然看到了文绣,何天昭还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何天昭被文绣给吓傻了,待真真也赶过来的时候,何天昭已经变得有些疯癫;他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了,其实何天昭在害真真的时候内心也很难受,真真对自己这么好,而自己还一心想加害于她,他多么希望真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啊。

  当何天昭把这些说出来的时候,真真并没有怪他,大度的原谅了何天昭,何天昭希望真真也能够大度的包容思齐以前的所做所为,当说完这些话之后何天昭纵身一跃,从悬崖上跳了下去,真真当时就昏了过去,被文绣给带了回去。

  义诚回到中介所,黑皮上去就是一拳打在义诚的脸上,临走的时候义诚让家凤等自己,家凤等了义诚一个晚上,义诚也没有回来连个电话都没有,黑皮实在看不下去了,又是一拳打在义诚的脸上,希望能够打醒他,家凤为他付出了那么多,而义诚却这样对待人家。

  林姗姗告诉义诚家凤走的时候非常的伤心,还说等到仙人球开花的时候才会原谅他。义诚就坐在公司的地上很久很久,然后推开门看了看那盆自己送给真真的仙人球,默然神伤。

  真真被电话给吵醒了,是思齐打过来的;真真接过电话就听到思齐喊“爸,以及打掉孩子的事情”!当听到那边是真真的时候,思齐感到害怕了,真真让思齐到王家寨一趟,不知该如何是好。

  义诚去别墅里找家凤,张姨告诉义诚已经离开这里了,义诚只好失望的离开了。真真通过何天昭死前留的话,找到了文绣的那本小册子,当看到所有的东西后真真泣不成声。

  晚上思齐来到王家寨,一进门就看到了父亲的遗像。真真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了,思齐还不承认,文绣站在门外悄悄的听她们的谈话,真真狠狠的打在思齐的脸上,希望能够打醒她,可是思齐不甘心,她接受不了那种从大小姐到村姑的变化,祈求真真能够把日记还给她,没想到真真却当着思齐的面把日记给烧了,文绣在外面亲眼看到了这一切,现在真真不求什么,只希望

  思齐能够好好的照顾俊达跟芳芳。

  家伟终于康复了,父母又开始提他跟思齐的婚事,可是家伟一再坚定自己要娶的人是真真,当母亲把之前何天昭拍的照片拿给他看时,家伟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他要去找真真问个清楚,被父母给拦了下来。

  真真收拾完东西便离开了王家寨,文绣看着这一切打心里感激她为思齐所做的一切。知道家伟一直很喜欢真真,现在对于家伟跟思齐的婚事,俊达和芳芳心里有些不放心,想找家伟亲生说说这件事情。(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知道家伟一直很喜欢真真,现在对于家伟跟思齐的婚事,俊达和芳芳心里有些不放心,想找家伟亲生说说这件事情。

  真真打电话给义诚说自己要离开这里了,现在真真离开了,家凤也离开了,义诚心里觉得空空的。汽笛声响了,载着真真的所有过往离开了王家寨,这个从小养育自己的地方。

  家伟刚回来,思齐就想拉着他出去吃饭,可是家伟一心想找到真真跟她问个清楚。思齐带家伟来到义诚这里找真真,义诚骗家伟说自己跟真真结婚了,家伟想见真真被义诚给拒绝了,家伟只好失望的离开了。

  真真来到一个没人认识自己的地方把孩子生了下来;

  六年后,真真的孩子已经长大了名叫小婷。时隔这么多年,家伟还是禁不住想起真真来,义诚来到王家寨看着这里的一切,可是再也找不到真真的影子。思齐过来劝家伟放弃真真,其实家伟知道这一切都是思齐造成的,他知道真真不会那样子的。思齐已经二十六了,希望家伟能够给自己一个家,可是家伟永远也不会原谅她这个拆散他跟真真的人。

  义诚跟黑皮的中介公司做的风生水起的,现在他们有了自己的事业,那个小地方已经容不下去他们了,黑皮跟义诚商量着换个大点的地方。

  黑皮跟义诚来到当年他们经过的那家酒店,当年的时候两人口袋里的钱加起来也凑不够一张整的,可是现在虽然能够坐在这里,但是义诚心里一直觉得少点什么。

  真真每天给别人做点手工活来养活小婷,有时候真真开始怀疑自己把小婷生下来对不对,可是那样是对家伟不公平的爱。家凤每年都给幼儿园捐书,正好小婷也在这个幼儿园里。

  学校里的孩子们都嘲笑小婷没有爸爸,这天在杨老师的引见下小婷见过了家凤,还让小婷表演了一个节目,小婷给大家唱了那首母亲最爱唱的《我只在乎你》,听着这歌似乎勾起家凤的回忆。尘封已久的记忆,再次浮现仿佛就在自己的眼前。

  庆诚要搬到更大的地方了,现在仙人球终于开花了,可是家凤却不知道哪里!真真现在还不时的想起家伟来了,每当想起他的时候眼泪都止不住的往下流,现在眼睛因为泪流多了总会时不会的疼痛。

  家伟毅然呆在王家寨,一呆就是六年;这天吃饭的时候,母亲打来电话说家伟的父亲病重,让家伟回来看看,接过电话后家伟立刻赶了回去。

  家伟赶了回去,父亲又开始提他跟真真的事情,说他们真的不合适,芳芳阿姨也在旁边说真真已经结婚生子了,让家伟放弃真真。(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家伟赶了回去,父亲又开始提他跟真真的事情,说他们真的不合适,芳芳阿姨也在旁边说真真已经结婚生子了,让家伟放弃真真。

  家凤跟杨老师一起整理着教室,无意间看到了一副画,杨老师告诉她是小婷画的,顺便把小婷的情况跟家凤说了一下。晚上家伟一个人在屋子里喝闷酒,还在想着爸爸说过的话,口中不断的念着“不爱思齐,不能跟她结婚”,一想到真真现不知道在哪里,家伟就喝的更猛了。

  思齐过来把他的酒给抢了过来,家伟竟把思齐当成了真真,亲热起来。早上家伟醒来发现思齐居然睡在自己的旁边,懊悔不已。

  家凤买了一盒彩笔想要送给小婷,可是小婷怕妈妈不高兴不敢要,最后小婷带家凤回到了家中。家凤一看小婷的妈妈居然是真真,世界原来这么小。家凤跟真真说了家伟现在的情况,当问到小婷的父亲是谁的时候,真真并没说出来。真真又开始问起家凤跟义诚之间的事情,真真知道义诚对家凤那才是真正的爱,而对自己不过是一种责任罢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小婷问起真真:家凤阿姨是否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想到这真直开始怀疑不告诉小婷她的父亲是谁是否对她不公平。

  真真的眼睛剧烈的疼痛起来,最后连东西都看不清了。今天思齐就要跟家伟结婚了,思齐穿了一身婚纱非常的漂亮,可是家伟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家伟的父亲也过来了,看到儿子终于结婚了,老两口的心事终于放下了。

  家伟马上就要结婚了,家凤想让真真带着小婷去看看她的父亲。看着报纸上的消息,真真终于决定带小婷去看家伟。义诚也觉得真真和家凤可能出现在家伟的婚礼上,想要过去看看。

  婚礼已经开始了,真真和小婷远远的看着家伟和思齐交换戒指,真真想要告诉家伟就是她的亲生父亲,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只是让小婷记住家伟的模样。

  就在他们准备拍合影照的时候,有人跑过来送给家伟一张图画上面画一只着青鸟,家伟立刻想到了真真,家凤也跑了过来告诉真真并没有结婚的事情,听罢家伟立刻跟家凤一起去找真真了。

  真真不知道怎么昏了过去,正好义诚开车经过这里把她送到了医院里。婚礼举行了一半家伟跑开了,思齐哭的非常伤心。真真一醒来就看到义诚守在自己的身边,小婷过来了误把义诚当成了自己的父亲,哭着紧紧的抱着义诚,义诚告诉小婷自己并不是她的亲生爸爸。(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婷过来了误把义诚当成了自己的父亲,哭着紧紧的抱着义诚,义诚告诉小婷自己并不是她的亲生爸爸。

  家凤带家伟来到真真住的地方,可是真真并没有在家中,家伟就一直守家门口等着真真回来。家伟跟家凤提到了义诚,其实家凤心中一直爱着义诚的,即使不能跟她结婚自己也会生活的好好的。

  现在哥哥已经到找到了真真,家凤开始考虑自己的归宿了。这天家凤在等公交车的时候,义诚捧着那盆开花的仙人球希望家凤能够回到自己的身边。

  原来义诚去婚礼现场并不是为了真真,而是为了告诉家伟真真并没有跟自己结婚,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是他的。当义诚愿意给家凤一个家的时候,家凤却没有接受。对于家凤来说,她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家而已,在她二十四的时候,她曾经爱过一个人,现在她需要的是那个真爱爱自己的心。

  义诚开车带着真真回来了,家伟还是一直守在真真的家门口,当看到真真的时候,家伟别提有多激动了,真真看到家伟便跑开了。

  两人一起来到海边,这些年来家伟一直不相信真真会离开自己,为此他还呆在王家寨等她回来。可是真真却认为家伟已经跟思齐结婚了,思齐才是她的妻子,如果家伟再这样继续下去,只会让更多人受伤害。真真转身离开,家伟开始唱那首《我只在乎你》,真真走着走着就昏倒了。

  陈思齐开车来到真真住的地方,吵着要找真真;恰巧家伟抱着昏迷的真真回来了,小婷知道这个家伟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思齐一直想要进去,被黑皮拦在外面,陈俊达和芳芳也来了,黑皮才让陈俊达一人进去了。

  小婷一直不愿意承认家伟就是自己的爸爸,因为家伟没有尽到一个作父亲的责任。陈俊达把家伟叫了出来,思齐对着家伟嚷嚷着,不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丢下自己。家伟这么多年不结婚,就是一直在等真真的,现在真真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家伟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跟思齐一起回去的。

  芳芳站出来说了句话:现在家伟已经跟思齐交换了戒指,已经不能挽回了,至于真真她们愿意帮忙照顾。可是家伟并不答应这样做。陈俊达觉得强求过来的婚姻是不会有幸福的,劝思齐放手,还说要找律师给他们办离婚手术,可是思齐根本就听不进去。真真听到他们这么说,只好悄悄的从后面离开了。

  当家伟回去找真真的时候,发现她们母女俩不见了。大家都分头寻找她,真真带着小婷来到了海边,文绣也在这里。思齐缠着家伟不放,任她怎么拉家伟,家伟还是毅然去找真真。

  小婷跑回去给真真拿药,被思齐给看到了,顺着小婷跑来的方向,思齐找到了真真,埋怨真真不该在婚礼现场带着小婷去那里。(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思齐找到了真真,埋怨真真不该在婚礼现场带着小婷去那里。可是真真所做这一切完全是因为她想成全思齐跟家伟,思齐不听真真的解释,想要把真真推到海里,文绣出现了。

  小婷跑回去给真真拿药,陈俊达追问真真的去向。文绣把当年自己失踪的事情说了出来,这些年来自己一直没有脸来找真真,只因文绣心里非常的愧怍。

  思齐在文绣面前还说真真的坏话,还想让文绣帮自己一起把真真推到海里,没想到文绣会一巴掌打在思齐的脸上。

  陈俊达还有家伟在小婷的带领下来到了真真这里,这些年来陈俊达他们一直都以为文绣死了,文绣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当年的秘密说了出来,其实思齐并不是他们的女儿,真真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当文绣把这一切说出来的时候,大家都不敢相信,文绣觉得很惭愧,这些年让真真吃了这么多的苦,可是真真并不怪文绣,思齐也在不断的大吼着“为什么”?

  其实这一切也不怪思齐,只因当时她没有选择权,文绣再心里非常的难受,觉得对不起真真和思齐,或许只有大海能够洗脱自己的罪责,毅然跳进了海中,任思齐和真真怎么呼唤她的名字,留下的只是拍打在海边岩石上的浪花。

  思齐来到当年母亲在王家寨中的家,东西还是走的时候那个模样,思齐太思念母亲了,眼前总是浮现母亲的身影。

  真真在手术室里做着眼睛的手术,大家都焦急的守在外面。听说手术很成功,大家也都放心了。义诚和家凤还有黑皮也过来看望真真,义诚还怕家凤的母亲看不上自己呢。

  拆掉了纱布真真看到了大家灿烂的笑容,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大家终于在一块了。家凤跟母亲介绍了义诚,义诚当着她母亲的面向家凤求婚,还没等母亲答应家凤就把戒指拿过来戴在自己的手上。

  思齐跟家伟还是离婚了,思齐一时想不开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被家伟给拦了下来,思齐只希望能够跟家伟再在沙滩上走走。

  思齐带着束花来到爷爷的墓前,爷爷临死前的那墓虽然再次浮现,现在思齐已经看透了一切,以前那么看重的金钱,权势,地位现在都不再重要了,现在思齐只是真心的祝福家伟她们能够幸福。

  下个星期二就是真真跟家伟的婚礼了,可是思齐却说不什么祝福的话语,对于以后思齐的只想好好的活着,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家伟过来了挽着真真的手,告诉她:思齐准备去自首。在家伟心中真真永远是真真,永远是她的真爱。思齐来到派出所门前,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星期二终于来了,家伟挽着真真,义诚挽着家凤,黑皮挽着林姗姗,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结束了自己的爱情长跑,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猜您喜欢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