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品牌观察网资讯新闻正文

贺江兵:为什么说今日头条反低俗,就是在反自己?

发布日期:2017-06-14
   史上最严整顿来了,这一次,整个内容行业都嗅到了远不同于以往的危险。

  6月7日,北京市网信办约谈了微博、今日头条、腾讯等网络信息平台,并永久“封杀”了一批“内容低俗”的违规自媒体账号。随后,6月10日,广东省网信办责令腾讯永久关闭了30个违规公众号。被封杀的账号中,不乏全明星探、中国第一狗仔卓伟、长春国贸、毒舌电影等一批高流量大号。据了解,这是今年6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新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管理实施细则》正式实施以来,网信办首度针对媒体平台展开大规模整顿行动。

  相比以往口头上的“责令整改”,这一次的史上最严整顿,网信办可以说是实实在在地“亮剑”了,而谁都知道,这还只是刚刚开始而已。显而易见,接下来的日子,自媒体和内容分发平台必然都将面临更为严厉的监管和治理。这其中,相比内容分发领域的其他同行,主张“无价值观”,依靠“机器算法”给用户推荐“个性化”内容的今日头条,似乎更令人捏汗。

  要知道,今年以来,今日头条已经第三度因内容低俗被网信办约谈了。

  半年三度遭网信办约谈,今日头条成低俗内容重灾区

  上线于2012年的今日头条,依靠机器算法推荐个性化内容,俘获了一大批用户的芳心,早在去年年底便已收获了1.4亿活跃用户,每人每天平均在今日头条上花费76分钟。

  这1.4亿活跃用户每天花在今日头条上的76亿分钟,到底被机器推荐了一些什么样的内容?

  今年4月,央视曝光了今日头条客户端向用户推送“艳俗”直播平台:火山直播,内容涉及大量穿着暴露的女主播,通过低俗不堪的表演吸引用户观看。4月18日下午,北京市网信办、市公安局、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联合约谈今日头条、火山直播等平台,责令限期整改。

  事后,有媒体通过查询企业工商信息发现,火山直播(北京微播视界公司)的幕后实际控制人,正是今日头条(北京字节跳动公司)。火山直播的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梁汝波,其在今日头条内的职务为天津字节跳动的法人代表和总经理。这一消息令外界一片哗然:原来今日头条的“机器推荐”也难免“夹带私货”,而且是主动向用户推送“不可描述”的低俗内容。

  在更早之前的1月6日,北京市网信办曾经约谈过一次今日头条,起因在于北京市网信办在日常监管中发现,今日头条“头条问答”栏目近期多次登载低俗“庸俗讨论话题”,如“女人需要的时候,会有多骚?”、“为什么很多贪官的情妇都长得不好看?”、“什么是闷骚型女孩?”等,回答内容同样“低俗无聊”。网信办对今日头条提出严肃批评,并责令其整改。

  除了涉黄内容以外,今日头条充斥的“标题党”、营销信息、不实信息也一直饱受诟病。有媒体评价,今日头条就像一个巨大的“信息垃圾场”,通过持续迎合人性中低俗、阴暗的部分和固化的审美趣味,给用户喂养毫无营养却容易“上瘾”的“垃圾信息”,以此成就自身的巨大流量。

  反复强调自己是“科技公司”,今日头条在逃避什么

  面对外界针对平台低俗内容泛滥的种种指责,擅长“技术”的今日头条“研发”了一套独特的话术。

  上线以来,今日头条对外始终以“科技公司”自居。似乎是铁了心要与媒体属性作切分,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曾在多个场合反复强调今日头条是一家“科技公司”,“不干预用户的选择”,在接受某媒体关于今日头条价值观的询问时,更撂下这样一番“狠话”:“媒体是有价值观的,但今日头条不是媒体,我们更关注信息的吞吐量和信息的多元。我不能准确判断这个好还是坏,是高雅还是庸俗。”

  剖析张一鸣的这一套话术,有两层意思:

  第一,今日头条想要什么:今日头条看重的是信息的吞吐量和信息的多元,也就是要有足够大的流量和足够多的信息种类,给海量用户推荐足够细分的内容。

  第二,今日头条不想要什么:今日头条不是媒体,而是采用机器算法分发信息的技术公司。信息的好与坏都是由机器决定的,今日头条不愿也不能对信息质量和价值取向进行判断,也不需要对由今日头条分发的内容承担相应的责任。

  一言以蔽之,今日头条既想要流量,又不想要责任和监管。这可能吗?

  很显然,这一番说辞并不能抵消外界对今日头条的质疑。回归到所谓的“第一性”原理,无论对用户还是对入驻今日头条的媒体和自媒体,今日头条本质上都是从事内容分发的媒体平台,内容是本质,而技术只是手段而已。在媒体属性这一点上,今日头条与上一代门户网站并不存在本质的区别。

  基于此,今日头条以“科技公司”为挡箭牌规避媒体责任,用“技术中立”的说辞为价值观的缺席作辩护,显然难以服众。更何况,今日头条所谓“纯机器算法”下的“技术中立”,已经在火山直播事件中被证明是一个伪命题。网信办连续三次对其进行约谈更进一步说明,今日头条试图用科技公司的名头逃避媒体所应承担的责任和监管,只是其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

  如今,监管的大网已经收紧,穿着科技公司外衣的媒体平台今日头条,注定无法置身网外。

  天使与魔鬼,有同一副面孔

  分析今日头条的商业模式,与传统网络媒体并没有本质区别,依然是赤裸裸的流量生意。从今日头条近年的营收数据来看,其广告只会比传统门户更多,而不会更少。

  除了明面上的广告收入以外,在巨大流量及其所带来的强势话语权笼罩下的牟利灰色地带,或许更应当引起注意。

  近日,中南影业CEO、前搜狐总编辑刘春在新浪微博公开炮轰今日头条:“多少自媒体靠抹黑勒索收取保护费盈利?多少企业个人不堪其苦却不得不交出银子?多少这样的黑内容被所谓的机器算法推送给你?这样的所谓自媒体平台(如“今日头条”)难道不该吊打吗?”

  由此看来,今日头条所面临的道德拷问,远远不止于为大众文化低俗化倾向推波助澜这一点。

  回顾今日头条的发家史,基于用户兴趣的机器算法推荐机制,是其成功最主要的因素之一。在这种完全数据导向的去编辑化信息分发机制下,用户的喜好就是一切,今日头条高效率地迎合用户口味投喂了大量高匹配度内容,在短期内争夺到了大量的流量和用户,很快超越了传统的媒体平台,不仅成就了互联网一代流量新贵,也在商业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然而,这种只认数据的机器算法推荐机制,同时也决定了今日头条上永远是擅长迎合的低门槛内容更能获得更多的阅读和推荐。至于需要用户付出更高学习成本,或者要求用户具有一定审美层次的高质量内容,则在劣币驱逐良币效应的作用下,逐渐被边缘化。追求信息质量的用户因此对平台敬而远之,留下偏好低门槛内容的用户,不断在嚼食机器推荐信息的过程中强化其固有的内容取向,形成恶性循环。

  此外,目前的机器算法只能识别关键字和进行简单的语义分析,无法对内容作更深层次的价值导向判断,这也就注定了算法推荐机制将为平台带来更高的道德风险和政策风险,更容易引来监管绞杀。这也是今日头条面临的困境之一。

  可以说,正是今日头条赖以发展壮大的机器算法推荐机制,决定了其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走不出内容低俗化的死循环,也无法通过简单地封杀低俗账号,来实现平台的去低俗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今日头条反低俗,就是在反自己。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猜您喜欢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